正在阅读:阿里女员工案嫌犯张某被批捕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社会热点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阿里女员工案嫌犯张某被批捕

转载 大凡先生2021/08/26 13:39:28 发布 来源:新浪新闻 作者:新浪新闻 30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据中国检察网消息:近日,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分别以犯罪嫌疑人张某涉嫌强制猥亵罪、王某文涉嫌强制猥亵罪提请我院审查批准逮捕。经我院审查,犯罪嫌疑人张某涉嫌强制猥亵犯罪,依法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王某文涉嫌强制猥亵罪一案正在审查过程中。


王某文代理律师此前发声
8月23日晚,“阿里女员工举报猥亵案”中,被指控强制猥亵的王某文妻子在社交平台发文,称警方的通报内容与王某文的坦白基本一致,但有很多对丈夫有利的信息尚未披露。而周某在网络上的自述却与此严重不符,涉嫌虚假陈述、甚至诬陷。
“周某虽然喝了350ml的低度白酒,但意识清醒,要不然怎么会先后两次主动亲、搂、抱、摸我丈夫。” 文章中,王某文妻子称,周某在出租车上有主动勾引其丈夫的行为,而其醉酒后是否真的失去意识、为何退房后才报警等行为,也存在疑虑。
其妻子说,自己的丈夫是犯了错,他应该为自己犯的错受到道德的惩罚,但是,他的错远不及犯罪。
8月24日,武汉晨报记者联系到王某文的代理律师郑晓静。其称,王某文现在正在济南被警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案件现在还在审查批捕阶段,许是今明两天,检察院将作出是否批准的决定。
郑晓静律师向记者介绍,该案的争议点在于双方的醉酒后的意识状态的界定——女方有没有醉酒到丧失意识?而男方是否有利用女方的意识不清、无自主行动能力状态,来对其施行侵犯。男方到底是故意利用?还是误以为对方也愿意,这成为是否构成强制猥亵罪取证的关键。
记者:现在该案件进行到了哪一步?
郑晓静:王某文现在是被警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了。案件现在还在审查批捕阶段,由检察院审查决定是否批准逮捕。
如果是适用于14天的审查批捕期限,检察院在今天(8月24日)应该就会出一个结果了。如果今天没有出现结果的话,很可能这个案子适用37天的审查批捕期限,就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大复杂疑难案件。
就目前的情况来判断,我比较倾向于14天。就看今天或明天检察院能不能有一个结果出来。
记者:现在已经向检察院递交了什么材料了吗?
郑晓静:18号上午了解案例后,我下午就到检察院提交了请求不逮捕当事人的法律意见书。因为从律师的角度看来,他目前还不构成强制猥亵。当然。这是从律师的角度来看,我所了解的信息主要来源于当事人自己的陈述,取决于当事人的诚信。
但是全案的事实是怎么样的,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因为目前是侦查阶段,在这个阶段律师不能够阅卷。我们可以会见当事人,通过当事人提供给我们的信息,形成初步的法律意见。
记者:您有看到王某文妻子所发的文章吗?妻子的说法也是单方面听他口述的吗?
郑律师:我还没有来得及看那篇文章。不过应该是他回到家后,和老婆讲了这些事。
记者:如果文中所述的内容属实的话,从法律角度讲,王某文就不构成强制猥亵罪吗?
郑晓静:我们先不就这个案子谈,通常的情况来说,就里涉及到的是一个酒后乱性的问题——这时,双方的意识很可能都不太清楚。
如果是女方烂醉如泥、不能说话、不能行走,根本无法反抗的情况,男方主动利用女方的醉酒状态,去主动抱她、摸她、冒犯她,这种情况是可以构成强制猥亵的。
但如果女方不是醉得烂醉如泥、她还是意识清醒的,甚至她醉酒后主动地发出一些亲吻、拥抱等行为,然后男方去回应了,我还是偏向于认为不构成强制猥亵。
原因是由于女方她有主动行为,这说明男方没有利用她醉酒状态——不知反抗、不能反抗的行为去冒犯她。既然男方没有故意的去利用它这种不能反抗不知反抗的状态,就不能够去认定对女方主动的、有意识的造成冒犯。
更何况男方如果自己也醉酒的话,如果此时女方有一点主动行为的话,男方很容易误认为女方主观上愿意与其发生亲密行为。
记者:女方当时是否神智清醒、以及是否做出主动的行为,应该如何取证?
郑晓静:这个要综合全案的证据判断。根据醉酒状态的不同级别,有不同的判断标准。
一种是烂醉如泥、不省人事的状态,这种情况才能界定为完全丧失自主的能力,此时女方不知反抗、不能反抗。
还有一种是半醒半醉的状态,这时女方还有意识,表现为她还能行走、能说话,这就可以判断为没有完全丧失自主意识。那么,能反应却不反应,就会成为民众要质疑的一点。
记者:从法律层面讲,只有完全烂醉如泥状态所施行的亲密行为,才可被算作强制猥亵吗?
郑晓静:如果女方有意识,能支配意识,能反抗而不反抗,那能说明什么?说明她是愿意的、默许的,那么对方所做的行为便不构成侵犯。这也是大家质疑的一个重点。
在检察院内部的调查中,我认为这也是一个调查的重点、难点、争议点。因为它涉及到女方的主观意识,所以要调查清楚确实比较困难。主观性的东西往往有一个特点,就是易变性,这增加了侦查机关取证的难度。
记者:警方的通告中写“王某文强制猥亵周某”,很多网友认为该字样坐实了王某文强制猥亵罪的罪名。
郑晓静:我觉得说双方有亲密行为比较客观,如果说当事人存在猥亵行为,可能就涉及到警方通报的某些倾向。在法院宣判前,没有办法能彻底坐实一个人的罪名。现在不管警察怎么说,法院审查之后才能给一个公民确定罪名,现在只能说是涉嫌某种罪名。
记者:当事人是在杭州的家里和您会面的吗?

郑晓静:没有,他被指定居住,人还在济南。

记者:王某文妻子的文章中提到,周某此前亲吻、拥抱王某文,且对其是否可被定义为涉嫌强制猥亵提出了质疑。你们后续可能会有告周某强制猥亵的意愿吗?

郑晓静:这个事情暂时还没有讨论,还需要他的妻子做决定。

媒体评论:“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疑犯妻子发声,慎言事实反转
如今,女性被性侵以及职场女性权益受损的事件频频发生,不断刺激着公众的神经。当下,无论是舆论还是司法,对性侵都秉持零容忍的态度,这也使得“阿里女员工侵害案件”格外受关注。但是,公众不应以看热闹的姿态猜测案件的走向,满足于吃瓜群众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以此事为契机,关注受害者的遭遇,以更理性的态度促进案件的发展。
性侵本就是一个阴暗的角落,存在取证难、立案难等现实困境。而将猥亵、性侵案件桃色事件化的做法,无论对受害者、还是整个群体,都是极大的伤害。在真相尚未厘清的前提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待警方的权威调查,任何轻率地站队、极端化地表达,都可能成为一把利刃,刺向受害者。

来源:新京报、武汉晨报、中国检察网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投稿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