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网诈被骗,为什么总有人觉得警察不作为?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社会聚焦 / 正文

11文章频道通栏广告.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网诈被骗,为什么总有人觉得警察不作为?

转载 大凡先生2021/05/29 17:09:28 发布 来源:蒋校长 作者:蒋校长 168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亲,我这最近有个赚钱的项目,要不要一起干?

怕有风险?我这儿还有个导师能一对一辅导,稳赚不赔,前几个跟着导师的都赚翻了!

收费?我们不收本金,只收盈利里面的一部分,你不赚钱我不收。

心动不?试一把?

最近,山东莒县王女士在朋友圈内看到好友“佩奇的姐姐”发布关于某APP 客户盈利信息后,非常心动,便主动联系了对方。

后经对方介绍添加了导师“数据总监”的微信,导师承诺不会收取任何投资本金,只对其盈利金额抽取一部分作为佣金。

按照导师的指示操作一段时间后,尝到甜头的王女士在短短10天时间里,连续多次在软件内共充值80万元。

经过多日的交易,APP内已显示盈利800万元。

此时的王女士准备提一次现,APP内却显示提现失败。

惊慌的王女士赶紧联系客服,客服却陆续以账户冻结需要手续费、补齐信用分为由,让王女士继续转账。

王女士再次按照客服要求继续充值,但还是不能提现。

直到客服要求解除银行隔离账户再次转账时,王女士察觉到被骗,于是选择报警。

这几番操作下来,王女士共向平台充值了120万元。

好在接到报警后的莒县公安的动作比较快,在市公安局反诈中心的支持下,经缜密侦查、合成作战,成功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扣押该犯罪团伙资产60余万,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王女士是幸运的,起码还能追回一部分钱款。

而我们在网上搜索网络诈骗的相关消息时,就会看到有人在网上吐槽,称自己遭遇网络诈骗,报案数月,被骗钱款迟迟未被追回,于是抱怨警察不作为。

抓个网诈咋就这么难呢?

01.

网络诈骗,一个不算新鲜的词,但却是被大家反复提及。

杀猪盘、网络刷单、冒充政府部门、冒充客服等等,这些都已然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的陷阱,等待着猎物的掉落。

在大家的日常认知里面,网诈好骗不好抓,而且即便是抓到了也难以追回损失。

为啥呢?

首要原因是抓诈骗分子有下面这几大困难。

第一难,地域限制难抓捕。

根据不少地区警察追踪到的信息显示,大部分诈骗团伙的落脚点都在东南亚,其主要原因就是签证容易办、警察好打点、非法好洗白。

一旦案子查到这一步,就已经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政治问题了。

虽然与我国签订引渡条约的东南亚国家不在少数,但想要真正抓到诈骗分子,追回被骗的钱款,还有很长的程序要走。

第二难,冒用身份难追踪。

诈骗分子最常见的手段就是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实名制在普通人眼里是身份识别,但在诈骗分子眼中,实名制成为了规避风险的最佳手段之一。

据2019年法制日报的一篇文章显示:“我国每年丢失、被盗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可达数百万张。大量丢失、被盗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在网络黑市被公然叫卖。”

黑市,还为诈骗分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个人身份信息资源。

大家可以想一想,谁没接过推销的骚扰电话?这些信息是怎么被卖掉的早已诉诸报端,老蒋在此也不再赘述。

总而言之,身份信息被冒用这个问题不解决,想破案等同于大海捞针。

第三难,子孙账户难追讨。

子孙账户的通俗解释就是,诈骗犯在收到骗款后,会对骗款进行拆分,通过银行账户和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N+1次的分散转账,之后再通过“车手”取现。

钱款一旦进入到这一步,想要证明资金来源和冻结账户就难了。

诈骗分子们在进行转账时,主要使用从偏僻乡村、大学高校收购来的身份信息,因为这些身份信息不像黑市上收购来的身份信息那样有征信问题,不容易被银行重点监管。

如果诈骗分子想更安全一点,则会找“水房”也就是洗白赃款的新型犯罪窝点来处理。

一般来说“水房”都服务于多个诈骗团伙,洗白速度快,且最终款项大多都会流向海外账户,就很难被追讨了。

第四难,技术伪装难定位。

这是诈骗案件中最难突破的层面,尽管这些网络诈骗者本身虽然不是什么黑客,但他们很多都是极为熟练的“伪装者”。

浮动IP和改号平台是诈骗分子较为常用的两种技术伪装的方式。

浮动IP就是利用软件网络跳板不断掩盖真实IP,利用虚假IP实施网络诈骗行为。

改号平台则是利用软件掩盖其真实号码,随心所欲更改号码,即便是110都能改,这一点对于被害人来说防不胜防。

公安机关的确有能力通过网络IP来确定使用者的实际地址,但是诈骗分子完全可以搞多层代理,用不同的服务器反复套娃。

你看到了第二层,以为诈骗分子在第一层,实际上他在第五层。

互联网这么大,相当于在全世界范围里捉迷藏,而且你压根不知道诈骗分子到底隐藏了多少层。

此外,如果骗子通过国外服务器登陆,那警察还得联系那个服务器所属国的警方,让他们协助侦查。

这个过程就需要提交文件等待审批,简单说就是走程序。

外国人走程序可有时真是等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而且,即便是外国警方协助,如果发现下一个IP在另一个“外国”……

那么不好意思,请重复上一步、继续走程序吧。

所以说,这根本不是一个黑客技术攻防战,而是一个最简单也最复杂的体力活。

你以为这就完了?要知道诈骗分子也在与时俱进。

近年来兴起的基于AI技术的诈骗手段,就是通过算法先筛选被骗群体,再模拟你亲友的声音、说话习惯以及面部特征来进行诈骗。

▲deepfake深度伪造生成的视频

试想,如果你的亲人跟你微信视频向你借钱,你借还是不借?

所以说,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基本上遇到AI诈骗很难辨别真假。

第五难,数字货币难查证。

诈骗分子在获得骗款时,第一时间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全地将所获赃款洗白。

他完全可以通过购买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能够快速、安全地让钱款成功变身,并完美躲避法律的制裁。

比特币所采用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已经脱离了传统的金融清算系统。

加之比特币的国际流通性,任何人都可购买、出售,这更是提高了追查的难度。

诈骗分子为了防止警察根据其钱包地址追查背后信息,他们还会使用混币器将其所拥有的相同额度的比特币在多个钱包地址之间跳跃,从而清除掉它原本的加密货币信息,使之无法追查。

据区块链追踪机构CipherTrace估计,约有价值25亿美元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比特币被不受监管的加密金融服务中介洗白。

诈骗分子的赃款在这个额度中占了多少,我们不得而知。

02.

让大家总感觉网诈抓不到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大众的偏见。

因为在很多人眼中“破案困难”=“警察不作为”。

很多人在遭遇到诈骗后,无论金额大小,第一时间报警,就希望警察能即时立案,光速破案,然后把被骗的钱原封不动交到自己的手里。

可实际上,绝大多数的网络诈骗案,办起来哪能这么简单。

先说小额诈骗案件,一般来说低于2000以下是不予立案的。

为啥呢?因为警察办案也是讲究成本的,对于普通的网诈来说,需要去和各部门去协商侦查。

当案件涉及到跨部门、跨市、跨省、跨国时,还需要与其他省、市、国家的警察以及网安、技侦等部门联手合作,这就大大增加了侦破难度。

如果是外地作案,警察动用的财力物力都比案件本身的价值高了,所以很多诈骗只骗个几百块钱一般不会得到重视。

还有就是警力分配的问题。

基层警察数量是固定的,一个派出所就三五个民警,大的派出所二三十人,而辖区人口却往往高达数万人。

就这么几个人,每天还要负责行政治安,辖区本身还有其他要紧的案件要侦破,警员该如何分配?所以遇到小额网诈这种优先等级不怎么高的案子,等待的过程就会有些久了。

而且现在网诈手段层出不穷,有一些都是规避了国家的法律,钻了空子。

受害者去报案的时候,民警往往只能靠主观意识和办案经验判断,可能以为不属于网诈,所以就不受案,不立案。

不过这种情况下,如果受害人积极努力地争取,最后还是可能立案的。

03.

让大家总感觉网诈抓不到的第三个原因就是警察蜀黍们对取得的战果实在是太不会宣传了。

这也是人们在抱怨警察侦破诈骗案件不够迅速的时候,往往忽略的一个事实。

据统计,2016年,我国公安机关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11.9万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8万余名,共冻结止付涉案资金70亿元。

2019年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20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3万人,止付冻结涉案银行账户55.5万个,拦截涉案资金373.8亿元。

仅2019年,公安部就组织多地警方先后21次赴柬埔寨、菲律宾等1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联合执法,与当地警方联手捣毁境外诈骗窝点70个,并先后20次从境外将诈骗分子包机押解回国,依法严惩。

2020年,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32.2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6.1万名,打掉涉“两卡”违法犯罪团伙1.1万个,封堵涉诈域名网址160万个,劝阻870万名群众免于被骗,累计挽回损失1876亿元。

这些数字,绝不是靠警察不作为而达到的。

然而,如此多的战果在警察蜀黍这里,如果不是特别典型的案件他们压根儿就不会去宣扬。

而且即使破获了特大诈骗案,也都是放在关注量少得可怜的“检察日报”之类的官媒和各地警方自己的官方公众号上,所以一般没人知道警察到底破了多少网诈案。

而一旦出现了受害者说我在网上被诈骗了报警了警察不管,很多人就会产生“警察查不了网络诈骗”的印象。

为了更高效打击网诈案件,公安部与网信、工信等部门以及互联网企业密切协作,成立专业的反诈骗中心,并建立防诈骗预警拦截系统。

针对境外的诈骗电话以及像台湾等诈骗犯主要聚集地区所打来的电话进行监控,一旦发现有疑似诈骗的行为,即会提升整个预警级别,从而掐断诈骗分子的犯罪苗头。

所以才会有人因为警方的提醒太及时而闹出笑话。

博主@未来的西柚发视频说,自己接到了一个诈骗电话,并且把之后打电话来提醒自己不要上当、但普通话说得不太好的警察蜀黍当成了骗子同伙。

还把对方羞辱了一顿。

当@未来的西柚意识到对方真的是警察之后,赶紧打电话过去道歉,还点了10杯道歉奶茶送到了派出所。

04.

其实,处理网诈的难点关键在破案,随着诈与反诈的斗法,破案的成本也是水涨船高,而成本最低也最有效的反诈方法则是从源头上防范,就是多宣传,让大家提高对网诈的警惕性。

你知道为什么网诈案的数量居高不下吗?

因为多数人认为诈骗案的主要受害人是老年人,许多80后、90后对于如何反诈骗都不主动去学习,而是在遭遇诈骗后,才真正开始重视。

根据《2019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80后、90后已成为诈骗受害者的主要人群。

由于现在的诈骗分子把人的心理吃得透透的,所以很多人往往是听到别人的事时当笑话,而事到临头就当局者迷,最后追悔莫及。

为了让大众能够熟悉和了解诈骗分子们的行骗手段,警察蜀黍每年在反诈骗宣传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有在各种公众场合悬挂各种反诈标语、案例条幅的。

有把超市的鸡蛋做成“反诈蛋”的。

还有把反诈提醒做成小贴纸,贴在商店售卖的商品上。

为了推广反诈中心的APP,连警犬也下海了。

去菜市场买点水果,也能遇到苦口婆心的土味反诈宣传。

下载反诈APP还能领口罩。

打个疫苗都能遇上反诈讲座。

除此之外,蜀黍们还会挨家挨户敲门做反诈宣传,可以称之为最强地推团队。

这些充满土味儿,甚至有些强势的举动,可能有些人不能理解,但是你绝不能否认的是,警察蜀黍们在反诈这件事上真的是很拼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钱包,也为了别让蜀黍们白忙活,大伙还是要谨记:

反诈骗,最好的办法永远是从自己、从源头做起。

出品人:蒋校长
主编:夏扬舟  责编:FOX
撰文:垂直冷弹射  运营电动肥仔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投稿

我要投稿